5.2 [真心何在?] 靈鷲山上世尊拈花微笑 《大梵天王問佛決疑經》

週四, 二月 27. 2020

5.2 靈鷲山上世尊拈花微笑 《大梵天王問佛決疑經》


大梵天王問佛決疑經

序品第一

[0441a19] 如是我聞。一時佛在大靈鷲山。與大比丘八萬人俱。尊者□。尊者舍利弗。尊者摩訶目連。尊者摩訶迦葉。而為上首。與菩薩眾八萬人俱。觀世音菩薩。阿逸陀菩薩。行願普賢菩薩。文殊師利菩薩。而為上首。諸大梵王。釋提桓因。毗沙門王。大持國王。無量天眾俱。海龍王。夜叉王。阿修羅王。無量神眾俱。阿闍世王。波斯耨王。宰官波羅門。無量人眾俱。達多地獄。焰口餓鬼。金色師子。六牙象王。無量非人俱。各禮佛足。退坐一面。

[0441b03] 爾時世尊。從多寶佛入塔下。大眾圍繞。飛行東方百千里程。有一國土。名大七寶震旦。其國中央。有一高山。名五寶臺。文殊師利。常在說法。至於此山。告大眾言。昔於此國。觀世音菩薩。化作三禪初梵王。化人間故。沒梵宮殿。下生王宮。大德龍身。說示天理五行氣變作吉凶法。地沒還天。作春天主。觀世音菩薩。化作初禪二大梵王。化人間故。沒天宮殿。下生王宮火德牛頭。說示地利百藥醫毒助人間氣。地沒還天。作夏天主。觀世音菩薩。化作帝釋。化人間故。沒天宮。下生王宮。土德人質。說示人倫心法大道身法五倫。地沒還天。作土用主。是三王者成強三才。說人性德。依俗說法。示第一義。皆是觀音大悲應化故。此國觀音有緣。末法世中。我法流布。餘佛緣滅。唯存觀音。化益永世。說是語已。三王出現。頂禮佛足。而白佛言。世尊如今佛說如是。

[0441b18] 爾時世尊。從座而起。為三王及大眾等。亦行東方萬里海上。海中有國。名大日發。東西南北。海中有國。是眷屬國。世尊至於此國海邊。告大眾言。往昔劫初。觀世音菩薩。化作色界第十梵王。告初梵王。汝下空中。欲界天界。及下造地造。觀世音菩薩。化初梵王。奉其四禪大梵王。勅王及妃。供下下空中。次第造天下。造大地。最後造斯國。及眷屬海中國山河草木。有一天女。名妙辨財。是亦觀世音菩薩無量劫來以女像。作大福田。來為王女。即成日輪及月光輪。主四天下。眷屬無量。住此國中。或主或伴。是故其國觀音有緣。末法世中。我法流布。餘佛緣滅。唯存觀音。化益永世。說是語已。天女出現。頂禮佛足。而白佛言。世尊如今佛說如是。

[0441c07] 爾時世尊。從座而起。為天女及諸大眾等。亦行東方。於其海中。有諸國土。此國眾生。質近畜生。雖我正法漸漸流布。難有悟入。但作結緣。為成佛緣。

[0441c10] 爾時世尊。為諸大眾。還至本處靈鷲山頂。敷座而坐。告諸大眾。我不久當般涅槃。諸大眾意有欲問法。自恣為問。時諸大眾。默然而坐。一切無聲。

[0441c13] 爾時世尊。非現神而示妙相。成就妙大方廣佛心真如蓮華。成就五百□□劫前受用法身。成就佛佛能盡究竟諸法實相。成就華嚴阿含方等般若一實及多寶佛。成法妙法蓮華證明真如大願。成就過去無量劫前入滅不滅。成就寶塔。是法界塔。常寂光土。成就分座。是即理智自他法身。如是成就二躬世尊牟尼如來。面座靈鷲華藏世界。多寶如來。已還寶成就寂光世界二土融通。成就一土。是即開見凡夫心中。元有佛心。凡夫成佛。至大妙法。是即欲以此妙法藏。而付後師摩訶迦葉。所由相也。爾時世尊不起法華妙道法座。

拈華品第二

[0442a01] 爾時娑婆世界主大梵王。名曰方廣。以三千大千世界成就之根。妙法蓮金光明大婆羅華。捧之上佛。退以作禮。而白佛言。世尊今佛。已成正覺五十年來種種說法。種種教示。化度一切機類眾生。若有未說最上大法。為我及末世行菩薩人。欲行佛道凡夫眾生。布演宣說。作是言已。捨身成座。莊嚴天衣。令坐如來。

[0442a07] 爾時如來。坐此寶座。受此蓮華。無說無言。但拈蓮華。入大會中。八萬四千人天時大眾。皆止默然。於時長老摩訶迦葉。見佛拈華示眾佛事。即今廓然。破顏微笑。佛即告言是也。我有正法眼藏涅槃妙心。實相無相微妙法門。不立文字。教外別傳。總持任持。凡夫成佛。第一義諦。今方付屬摩訶迦葉。言已默然。爾時尊者摩訶迦葉。即從座起。頂禮佛足。而白佛言。世尊妙哉。我念過去無量劫事。於燃燈佛。布說法處。發菩提心。從佛修行。亦復世尊布說法。於說法中。得漏盡智。成阿羅漢。亦復聞說諸法實相。入菩薩道。不動先果成大乘道。得近如來一切種智。如是妙智。從何處來。皆從凡夫久遠心來。其久遠心。等諸佛心。是為法身。是名成佛。得見是心。非在言教理誨理解文字之中。但在以心示中。不假三昧。不期感果。因緣熟時。凡夫即見是故佛道。傳於凡夫人中不絕。若無此法。唯有感果賢聖得道。而無凡夫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得佛道者。若然於末法濁惡世中。證果人者。千萬人中。無有一人無證果故。佛道絕傳。唯有名字。無有道象。有此法故。傳佛道象。不結於末世。佛言善哉。摩訶迦葉。如汝所言。七佛世尊。授法象然。七佛弟子。傳法象爾。我滅度後。以大法藏。今付於汝。能持傳傳弘通正法。尋嗣心道。令不斷絕。

[0442b05] 爾時世尊從起梵王以身為座妙嚴天座。著於本座。告大梵王。汝於過去無量中。修菩薩道。住高地位。能問是法。於末法濁惡世中。相續諸佛大道心法。令不斷絕。咸是所以依汝力也。尚有所以思。悉恣問之。如來為汝演說正法。大梵王言。善哉世尊聽問如是。我當問之。如來先經。為未說之。為未示之。為既示之。佛告大梵王言。我先已說。為既說之。為舍利弗謂。不可以言宣是也。時舍利弗。面會此法。即得當成華光佛記。亦復龍女。以一寶珠。無句上之。

[0442b14] 龍女。以一寶珠。無句上之。如來又也速受寶珠。無句受之。龍女又依此佛心道。即得成佛。亦復是也。大梵王言。若如是者。今日如來。以此一法。為最真實。佛言如是。如汝所言。舍利弗者。過去劫來。不離於我。今日亦然。我俱不久入於涅槃。不留我後。龍女已得他方成佛。非我弟子。其法不傳。皆如無耳。今日有獨摩訶迦葉。傳真道象。我滅度後。至於末法五濁惡世後五百歲。不絕佛道。唯在迦葉。獨付傳中。是故名曰唯是真實。大梵王言。如來先說後五百歲。其五百歲是何時也。佛言。夫其五百歲者。我滅度後。佛法住世。正法八百年。像法千二百。末法五千五百年。已去正法像法末法。後所有年。五百歲是也。大梵王言。正法像法末法。及後五百歲者。是謂何世何國然也。佛言。其世是人間世。而非天世及龍世也。亦復其國。是閻浮中。隨機諸國。非必一國。所以者何。天世龍世。是聖者世。而無年限。但有人世。上清下濁。上盛下衰。是故有限。亦復國國。時改機變。或有天護。或有聖護。或無天護。或無聖護。或有神護。或有仙護。或無神護。或無仙護。人機無量。國隨人機。是故非必一國然也。梵王白言。世尊如是。如佛所說。國機不同。或有有緣。或有無緣。或有護安。或有護難。茲興彼廢。茲廢彼興。佛法東漸後五百歲。留法不絕。利益眾生。

[0442c12] 爾時大梵天王白佛言。世尊出世。四十餘年。種種說法。云何有未曾有法耶。云何有及言語法耶。願為世間一切人天。能示己自。言了金色千葉大婆羅華。持以上佛。而退捨身。以為床座。真誠念願。

[0442c16] 爾時世尊著坐其座。廊然拈華。時眾會中。百萬人天。及諸比丘。悉皆默然。時於會中。唯有尊者摩訶迦葉。即見其示。破顏微笑。從座而起。合掌正立。有氣無言。爾時佛告摩訶迦葉言。吾有正法眼藏涅槃妙心實相無相微妙法。不立文字。教外別傳。有智無智。得因緣證。今日付屬摩訶迦葉。摩訶迦葉。未來世中奉事諸佛。當得成佛。今日亦堪為世間師。佛告諸比丘。如來今者不久滅度。汝等比丘皆悉能依摩訶迦葉。入大乘門。修行佛道。告摩訶迦葉。無有餘法。唯一心性。佛。過去諸佛。現在諸佛。未來諸佛。已說今說當入而已。一切諸佛。依一心性。已成說佛道。現成佛道。當成佛道。一切眾生亦復如是。若謂餘法。尚有更一。諸佛成佛。眾生成佛。即外道說。非七佛說。非十方佛說。迦葉當知。汝所付屬。八萬藏經。是諸教者。是即乘一心器也。譬如世間牛車馬車。是為諸法乘之渡於道路器也。所有教經亦復如是。汝能奉持。

[0443a08] 爾時摩訶迦葉。歡喜踊躍。為佛作禮。而白佛言。世尊此法實難遭者。誠是直道。誠是妙道。我昔遇佛。出家修行。偏厭生死。唯求涅槃。但修無為。不求是法。但了空理。不知是法。難行苦行。多年作勞。得阿羅漢。思之誠難。今日如來。最上妙示。唯剎那事。非年非劫。非難妙易。令我成佛。無有疑惑。雖非實至劫數成時。三十二相。八十種好。紫磨金色。妙覺成佛。實知法身。是心是佛。三世諸佛。一軀妙體。今思已前。於多年中。難行苦行。是勞無功。亦多年中。求空無為。皆虗假法。更非實法。今日見得是真空法。其相正空。而性不空。其體無為。而性圓滿。一切眾生唯依是法。當得成佛。佛告摩訶迦葉言。如是如是。如汝所說。汝於未來。當得成佛。如我今日是法。爾時世尊。說此言已。即從座起。還坐本座。無語無動。眾會亦復寂莫無聲。皆含妙氣。

[0443a22] 爾時大梵天王白佛言。世尊善哉。世尊能快說之。世尊滅度。後世眾生。云何入得。云何修行。願為我入入得修行精密法要。佛告大梵天王。天王諦聽。善思念說之。眾生機根。種種無量。或聽理入。或禪定入。或因緣入。或持示入。不一般也。天王唯有信心。能入是最上道。云何起信不依心性。他不成佛。所以者何。於心性外。無成佛路。如是了知。真實求者。能人是道。智慧如舍利弗。多聞如阿難陀。辨才如布婁那。解空如須菩提。持戒如優婆利。神通如目徤連。天眼如阿那律。如是此輩。皆不成佛。所以者何。此輩皆得心性假用。未得心性真實體故。唯證性體。必滅佛道。如是了知。真實求者。能入是道。天王或有知見心性妙實體者。知見之時。即體妙理。無放無離。行住坐臥。心身融一。見聞覺知。根性融一。如是修行。即行佛道。在家菩薩。出家菩薩。非異非別。唯以融一箇之道。我於即時。成佛道已。世間出世。修行無咎。

[0443b14] 爾時大梵天王。問迦葉言。世尊往昔。說種種教。其教理之。今日仁者。從佛所受心。云何有所差別。語梵王言。仁者莫問如是。此事若有世尊已前所說教理。差於今日所受心者。彼諸教者。即是邪說。若有世尊今日所受心。差於已前所說教理。是此心者。即是心。一切教之。此一心理。無有毛端所差別所。若有學人。謂諸教理與此心理有所差別。是即外道天魔所說。非唯不知諸大乘經所說之理。亦不知我受一心理。若知心理。應知教理一理無差。但有所差諸教理者。以雖有益非真。今此知見教。唯是實無二。雖設有他教。其益皆小分。不謂他無益分。性說一端。如星光日為。

 分光為星光  不謂星無光  小端如無益
 四諦十二緣  五戒及十善  念佛往淨土
 具戒及坐禪  權大諸菩薩  皆是彼端小
 此教如日光  他教如星光  眾星雖□天
 不謂之白晝  日光出現時  夜明天成晝
 他教雖有世  不謂佛法者  眾生正諸佛
 穢土是淨土  生死自涅槃  三世永一世
 世法即佛法  有為實無為  如是知見教
 及其修行者  謂之佛法有  又謂我世有
 佛說是語時  眾有百千人  皆了無上道

[0443c11] 言教令悟心性理。令成佛道傳心理者。以心傳之。得心性理。令成佛道教者。漸入心者。頓入心者。遲速不同。理則一同。譬如東國人指日輪。謂此日輪從我東天往彼西天。西國人。亦指日輪。謂此日輪從彼東天來我西天等。雖異彼此往來之言。不差謂日。日輪之言。與語日東西理者不差。如來教示亦復如是。教傳心傳。示相不同。於理一同。

[0443c18] 白言世尊。此見性道。應唯比丘行此道哉。亦諸在家可普行哉。佛言。天王心性之道。出家在家。天龍鬼神。皆悉具足。何可限之比丘耳。唯有在家出家行相。於相異非一。其出家行。

[0443c22] 父母已赦。出父母家。代父母事。三世諸佛無主君故。代事菩薩布佛形家。如生身佛。有佛舍利。如在世佛。出世俗故。不禮國王。不敬天仙。不求財寶。但持一鉢。不畜衣服但持三衣。安住深山。樹下岩洞。清意淨身。身明了覺知自己本佛陀。方佛身一躬法。


引自:
中華電子佛典學會CBETA《漢文大藏經》,標點符號分段照引
http://tripitaka.cbeta.org/X01n0027_001

參考資料:
星雲禪師文集 - 禪宗  壹、拈花微笑與達磨東來:
http://www.masterhsingyun.org/article/article.j

5.1 [真心何在?] 維摩詰與魔王波旬鬥法 《維摩詰所說不可思議解脫經卷上菩薩品第四》

週一, 二月 24. 2020

5.1 [真心何在?] 維摩詰與魔王波旬鬥法 《維摩詰所說不可思議解脫經卷上菩薩品第四》


[0543a09] 佛告持世菩薩:「汝行詣維摩詰問疾。」

[0543a10] 持世白佛言:「世尊!我不堪任詣彼問疾。所以者何?憶念我昔,住於靜室,時魔波旬,從萬二千天女,狀如帝釋,鼓樂絃歌,來詣我所。與其眷屬,稽首我足,合掌恭敬,於一面立。我意謂是帝釋,而語之言:『善來憍尸迦!雖福應有,不當自恣。當觀五欲無常,以求善本,於身命財而修堅法。』即語我言:『正士!受是萬二千天女,可備掃灑。』我言:『憍尸迦!無以此非法之物要我沙門釋子,此非我宜。』所言未訖,時維摩詰來謂我言:『非帝釋也,是為魔來嬈固汝耳!』即語魔言:『是諸女等,可以與我,如我應受。』魔即驚懼,念:『維摩詰將無惱我?』欲隱形去,而不能隱;盡其神力,亦不得去。即聞空中聲曰:『波旬!以女與之,乃可得去。』魔以畏故,俛仰而與。

[0543a25] 「爾時維摩詰語諸女言:『魔以汝等與我,今汝皆當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即隨所應而為說法,令發道意。復言:『汝等已發道意,有法樂可以自娛,不應復樂五欲樂也。』天女即問:『何謂法樂?』答言:『樂常信佛,樂欲聽法,樂供養眾,樂離五欲;樂觀五陰如怨賊,樂觀四大如毒蛇,樂觀內入如空聚;樂隨護道意,樂饒益眾生,樂敬養師;樂廣行施,樂堅持戒,樂忍辱柔和,樂勤集善根,樂禪定不亂,樂離垢明慧;樂廣菩提心,樂降伏眾魔,樂斷諸煩惱,樂淨佛國土,樂成就相好故,修諸功德;樂嚴道場;樂聞深法不畏;樂三脫門,不樂非時;樂近同學,樂於非同學中,心無恚礙;樂將護惡知識,樂親近善知識;樂心喜清淨,樂修無量道品之法。是為菩薩法樂。』

[0543b12] 「於是波旬告諸女言:『我欲與汝俱還天宮。』諸女言:『以我等與此居士,有法樂,我等甚樂,不復樂五欲樂也。』魔言:『居士可捨此女?一切所有施於彼者,是為菩薩。』維摩詰言:『我已捨矣!汝便將去,令一切眾生得法願具足。』於是諸女問維摩詰:『我等云何,止於魔宮?』維摩詰言:『諸姊!有法門名無盡燈,汝等當學。無盡燈者,譬如一燈,燃百千燈,冥者皆明,明終不盡。如是,諸姊!夫一菩薩開導百千眾生,令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於其道意亦不滅盡,隨所說法,而自增益一切善法,是名無盡燈也。汝等雖住魔宮,以是無盡燈,令無數天子天女,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者,為報佛恩,亦大饒益一切眾生。』爾時天女頭面禮維摩詰足,隨魔還宮,忽然不現。世尊!維摩詰有如是自在神力,智慧辯才,故我不任詣彼問疾。」


引自:
中華電子佛典學會CBETA《漢文大藏經》,標點符號分段照引

參考資料:
不受魔王供養的持世菩薩 2014-07-25 | 慈濟基金會:
http://www.tzuchi.org.tw/%E8%AD%89%E5%9A%B4%E4%B8%8A%E4%BA%BA/%E6%B3%95%E9%9F%B3%E5%AE%A3%E6%B5%81/%E4%B8%8A%E4%BA%BA%E8%AA%AA%E6%95%85%E4%BA%8B/item/4749-%E4%B8%8D%E5%8F%97%E9%AD%94%E7%8E%8B%E4%BE%9B%E9%A4%8A%E7%9A%84%E6%8C%81%E4%B8%96%E8%8F%A9%E8%96%A9

4.3 [識論與量論] 於諸法相善巧菩薩之象徵:遍計執、依他起、圓成實 《解深密經卷二一切法相品第四》

週一, 二月 24. 2020

4.3 [識論與量論] 於諸法相善巧菩薩之象徵:遍計執、依他起、圓成實 《解深密經卷二一切法相品第四》

解深密經卷第二

大唐三藏法師玄奘奉 詔譯

一切法相品第四

[0693a06] 爾時,德本菩薩摩訶薩白佛言:「世尊!如世尊說:『於諸法相善巧菩薩。』於諸法相善巧菩薩者,齊何名為於諸法相善巧菩薩?如來齊何施設彼,為於諸法相善巧菩薩?」說是語已。

[0693a11] 爾時,世尊告德本菩薩曰:「善哉!德本!汝今乃能請問如來如是深義;汝今為欲利益安樂無量眾生,哀愍世間、及諸天、人、阿素洛等;為令獲得義利安樂故,發斯問。汝應諦聽,吾當為汝說諸法相。

[0693a15] 「謂諸法相略有三種,何等為三?一者、遍計所執相;二者、依他起相;三者、圓成實相。云何諸法遍計所執相?謂一切法名假安立自性差別,乃至為令隨起言說。云何諸法依他起相?謂一切法緣生自性,則此有故彼有,此生故彼生,謂無明緣行,乃至招集純大苦蘊。云何諸法圓成實相?謂一切法平等真如。於此真如,諸菩薩眾勇猛精進為因緣故,如理作意,無倒思惟為因緣故,乃能通達。於此通達,漸漸修集,乃至無上正等菩提方證圓滿。

[0693a25] 「善男子!如眩瞖人眼中所有眩瞖過患,遍計所執相當知亦爾。如眩瞖人眩瞖眾相:或髮毛、輪、蜂蠅、巨勝,或復青、黃、赤、白等相差別現前;依他起相當知亦爾。如淨眼人遠離眼中眩瞖過患,即此淨眼本性所行無亂境界;圓成實相當知亦爾。

[0693b02] 「善男子!譬如清淨頗胝迦寶,若與青染色合,則似帝青、大青、末尼寶像;由邪執取帝青、大青、末尼寶故,惑亂有情。若與赤染色合,則似琥珀末尼寶像;由邪執取琥珀末尼寶故,惑亂有情。若與綠染色合,則似末羅羯多末尼寶像;由邪執取末羅羯多末尼寶故,惑亂有情。若與黃染色合,則似金像;由邪執取真金像故,惑亂有情。

[0693b10] 「如是,德本!如彼清淨頗胝迦上,所有染色相應;依他起相上,遍計所執相言說習氣,當知亦爾。如彼清淨頗胝迦上,所有帝青、大青、琥珀、末羅羯多、金等邪執;依他起相上遍計所執相執,當知亦爾。如彼清淨頗胝迦寶;依他起相,當知亦爾。如彼清淨頗胝迦上,所有帝青、大青、琥珀、末羅羯多、真金等相,於常常時,於恒恒時,無有真實、無自性性,即依他起相上,由遍計所執相,於常常時、於恒恒時,無有真實、無自性性;圓成實相,當知亦爾。

[0693b21] 「復次,德本!相名相應以為緣故,遍計所執相而可了知;依他起相上,遍計所執相執以為緣故,依他起相而可了知;依他起相上,遍計所執相無執以為緣故,圓成實相而可了知。

[0693b25] 「善男子!若諸菩薩能於諸法依他起相上,如實了知遍計所執相,即能如實了知一切無相之法;若諸菩薩如實了知依他起相,即能如實了知一切雜染相法;若諸菩薩如實了知圓成實相,即能如實了知一切清淨相法。

[0693c01] 「善男子!若諸菩薩能於依他起相上,如實了知無相之法,即能斷滅雜染相法;若能斷滅雜染相法,即能證得清淨相法。

[0693c03] 「如是,德本!由諸菩薩如實了知遍計所執相、依他起相、圓成實相故;如實了知諸無相法、雜染相法、清淨相法;如實了知無相法故,斷滅一切雜染相法,斷滅一切染相法故,證得一切清淨相法。齊此名為於諸法相善巧菩薩;如來齊此施設彼為於諸法相善巧菩薩。」

[0693c10] 爾時,世尊欲重宣此義,而說頌曰:

「若不了知無相法,  雜染相法不能斷;
 不斷雜染相法故,  壞證微妙淨相法。
 不觀諸行眾過失,  放逸過失害眾生;
 懈怠住法動法中,  無有失壞可憐愍。」


引自:
中華電子佛典學會CBETA《漢文大藏經》,標點符號分段照引
https://tripitaka.cbeta.org/T16n0676_002

4.2 [識論與量論] 佛陀的沈默 《雜阿含第九六一經》

週一, 二月 24. 2020

4.2 [識論與量論] 佛陀的沈默 《雜阿含第九六一經》

(一九五)

[0444c01] 如是我聞:

[0444c01] 一時,佛在王舍城靈鷲山迦蘭陀竹林。彼時犢子梵志往詣佛所,問訊佛已,在一面坐。白佛言:「瞿曇!一切眾生為有我不?」佛默然不答。又問:「為無我耶?」佛亦不答。爾時,犢子作是念:「我曾數問沙門瞿曇如是之義,默不見答。」

[0444c06] 爾時,阿難侍如來側,以扇扇佛。彼時阿難聞其語已,即白佛言:「世尊!何故犢子所問默然不答?若不答者,犢子當言:『我問如來都不見答,增邪見耶?』」

[0444c09] 佛告阿難:「於先昔,彼問一切諸法,若有我者,吾可答彼犢子所問。吾於昔時,寧可不於一切經說無我耶?以無我故,答彼所問,則違道理。所以者何?一切諸法,皆無我故。云何以我,而答於彼?若然者,將更增彼昔來愚惑。復次,阿難!若說有我,即墮常見;若說無我,即墮斷見。如來說法,捨離二邊,會於中道,以此諸法壞故不常,續故不斷,不常不斷,因是有是,因是生故,彼則得生,若因不生,則彼不生,是故因於無明,則有行生,因行故有識,因識故有名色,因名色故有六入,因六入故有觸,因觸故有受,因受故有愛,因愛故有取,因取故有有,因有故有生,因生故有老死,憂悲苦惱,眾苦聚集。因是故有果滅,無明滅則行滅,行滅則識滅,識滅則名色滅,名色滅則六入滅,六入滅則觸滅,觸滅則受滅,受滅則愛滅,愛滅則取滅,取滅則有滅,有滅則生滅,生滅則老死,憂悲苦惱,眾苦聚集滅盡,則大苦聚滅。」

[0444c27] 佛說是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引自:
中華電子佛典學會CBETA《漢文大藏經》,標點符號分段照引
http://tripitaka.cbeta.org/T02n0100_010

參考:
莊春江《長阿含經對讀》
http://agama.buddhason.org/book/as/as057.htm

4.1 [識論與量論] 極微論與梵我論 《長阿含第24經・堅固經》

週三, 二月 19. 2020

極微論與梵我論
《長阿含第24經・堅固經》

佛說長阿含經卷第十六

後秦弘始年佛陀耶舍共竺佛念譯

(二四)第三分堅固經第五

[0101b15] 如是我聞:

[0101b15] 一時,佛在那難陀城波婆利掩次林中,與大比丘眾千二百五十人俱。

[0101b16] 爾時,有長者子,名曰堅固,來詣佛所,頭面禮足,在一面坐。時,堅固長者子白佛言:「善哉!世尊!唯願今者勑諸比丘:『若有婆羅門、長者子、居士來,當為現神足顯上人法。』」

[0101b20] 佛告堅固:「我終不教諸比丘為婆羅門、長者、居士而現神足上人法也。我但教弟子於空閑處靜默思道,若有功德,當自覆藏,若有過失,當自發露。」

[0101b24] 時,堅固長者子復白佛言:「唯願世尊勑諸比丘:『若有婆羅門、長者、居士來,當為現神足,顯上人法。』」

[0101b26] 佛復告堅固:「我終不教諸比丘為婆羅門、長者、居士而現神足上人法也。我但教弟子於空閑處靜默思道,若有功德,當自覆藏,若有過失,當自發露。」

[0101c01] 時,堅固長者子白佛言:「我於上人法無有疑也。但此那難陀城國土豐樂,人民熾盛,若於中現神足者,多所饒益,佛及大眾善弘道化。」

[0101c04] 佛復告堅固:「我終不教比丘為婆羅門、長者子、居士而現神足上人法也。我但教弟子於空閑處靜默思道,若有功德,當自覆藏,若有過失,當自發露。所以者何?有三神足。云何為三?一曰神足,二曰觀察他心,三曰教誡。云何為神足?長者子!比丘習無量神足,能以一身變成無數,以無數身還合為一,若遠若近,山河石壁,自在無礙,猶如行空;於虛空中結加趺坐,猶如飛鳥;出入大地,猶如在水;若行水上;猶如履地;身出烟火,如大火聚,手捫日月,立至梵天。若有得信長者、居士見此比丘現無量神足,立至梵天,當復詣餘未得信長者、居士所,而告之言:『我見比丘現無量神足,立至梵天。』彼長者、居士未得信者,語得信者言:『我聞有瞿羅呪,能現如是無量神變,乃至立至梵天。』」

[0101c20] 佛復告長者子堅固:「彼不信者,有如此言,豈非毀謗言耶?」

[0101c21] 堅固白佛言:「此實是毀謗言也。」

[0101c22] 佛言:「我以是故,不勑諸比丘現神變化,但教弟子於空閑處靜默思道,若有功德,當自覆藏,若有過失,當自發露。如是,長者!此即是我諸比丘所現神足。

[0101c26] 「云何名觀察他心神足?於是,比丘現無量觀察神足,觀諸眾生心所念法,隈屏所為皆能識知。若有得信長者、居士,見比丘現無量觀察神足,觀他眾生心所念法,隈屏所為皆悉識知,便詣餘未得信長者、居士所,而告之曰:『我見比丘現無量觀察神足,觀他眾生心所念法,隈屏所為皆悉能知。』彼不信長者、居士,聞此語已,生毀謗言:『有乾陀羅呪能觀察他心,隈屏所為皆悉能知。』云何?長者子!此豈非毀謗言耶?」

[0102a06] 堅固白佛言:「此實是毀謗言也。」

[0102a07] 佛言:「我以是故,不勅諸比丘現神變化,但教弟子於空閑處靜默思道,若有功德,當自覆藏,若有過失,當自發露。如是,長者子!此即是我比丘現觀察神足。

[0102a11] 「云何為教誡神足?長者子!若如來、至真、等正覺出現於世,十號具足,於諸天、世人、魔、若魔天、沙門、婆羅門中,自身作證,為他說法,上中下言,皆悉真正,義味清淨,梵行具足。若長者、居士聞已,於中得信,得信已,於中觀察自念:『我不宜在家,若在家者,鈎鎖相連,不得清淨修於梵行。我今寧可剃除鬚髮,服三法衣,出家修道,具諸功德,乃至成就三明,滅諸闇冥,生大智明。所以者何?斯由精勤,樂獨閑居,專念不忘之所得也。』長者子!此是我比丘現教誡神足。」

[0102a21] 爾時,堅固長者子白佛言:「頗有比丘成就此三神足耶?」

[0102a23] 佛告長者子:「我不說有數,多有比丘成此三神足者。長者子!我有比丘在此眾中自思念:『此身四大,地、水、火、風,何由永滅?』彼比丘倐趣天道,往至四天王所,問四天王言:『此身四大,地、水、火、風,由何永滅?』

[0102a27] 「長者子!彼四天王報比丘言:『我不知四大由何永滅?我上有天,名曰忉利,微妙第一,有大智慧,彼天能知四大由何而滅。』彼比丘聞已,即倐趣天道,往詣忉利天上,問諸天言:『此身四大,地、水、火、風,何由永滅?』彼忉利天報比丘言:『我不知四大何由滅,上更有天,名焰摩,微妙第一,有大智慧,彼天能知。』即往就問,又言不知。

[0102b06] 「如是展轉,至兜率天、化自在天、他化自在天,皆言:『我不知四大何由而滅?上更有天,微妙第一,有大智慧,名梵迦夷,彼天能知四大何由永滅。』彼比丘即倐趣梵道,詣梵天上問言:『此身四大,地、水、火、風,何由永滅?』彼梵天報比丘言:『我不知四大何由永滅,今有大梵天王,無能勝者,統千世界,富貴尊豪,最得自在,能造化物,是眾生父母,彼能知四大由何永滅。』長者子!彼比丘尋問:『彼大梵王今為所在?』彼天報言:『不知大梵今為所在,以我意觀,出現不久。』未久,梵王忽然出現。長者!彼比丘詣梵王所問言:『此身四大,地、水、火、風,何由永滅?』彼大梵王告比丘言:『我梵天王無能勝者,統千世界,富貴尊豪,最得自在,能造萬物,眾生父母。』時,彼比丘告梵王曰:『我不問此事,自問四大,地、水、火、風,何由永滅?』

[0102b22] 「長者子!彼梵王猶報比丘言:『我是大梵天王,無能勝者,乃至造作萬物,眾生父母。』比丘又復告言:『我不問此,我自問四大何由永滅?』長者子!彼梵天王如是至三,不能報彼比丘四大何由永滅。時,大梵王即執比丘右手,將詣屏處,語言:『比丘!今諸梵王皆謂我為智慧第一,無不知見,是故我不得報汝言:「不知不見此四大何由永滅。」』又語比丘:『汝為大愚!乃捨如來於諸天中推問此事。汝當於世尊所問如此事,如佛所說,善受持之。』又告比丘:『今佛在舍衛國給孤獨園,汝可往問。』

[0102c05] 「長者子!時,比丘於梵天上忽然不現。譬如壯士屈申臂頃,至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來至我所,頭面禮足,一面坐,白我言:『世尊!今此四大,地、水、火、風,何由而滅?』時,我告言:『比丘!猶如商人臂鷹入海,於海中放彼鷹飛空東西南北,若得陸地則便停止,若無陸地更還歸船。比丘!汝亦如是,乃至梵天問如是義,竟不成就,還來歸我。今當使汝成就此義。』即說偈言:

「『何由無四大,  地水火風滅?
  何由無麤細,  及長短好醜?
  何由無名色,  永滅無有餘?
  應答識無形,  無量自有光。
  此滅四大滅,  麤細好醜滅,
  於此名色滅,  識滅餘亦滅。』」

[0102c20] 時,堅固長者子白佛言:「世尊!此比丘名何等?云何持之?」

[0102c21] 佛告長者子:「此比丘名阿室已,當奉持之。」

[0102c22] 爾時,堅固長者子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引自:
中華電子佛典學會CBETA《漢文大藏經》,標點符號分段照引
https://tripitaka.cbeta.org/T01n0001_016


參考:
莊春江《長阿含經對讀》
https://agama.buddhason.org/DA/DA24.htm

------

討論:極微論與存在

議題一:光學規格與電子規格下,極微論可成立嗎?
石墨烯是什么?是骗局还是未来黑科技?李永乐老师讲碳的同素异形体
https://youtu.be/adIN_RjIrmY?t=769


議題二:量子規格下,極微論可成立嗎?


https://youtu.be/tgzYur24ma4

3.2 [空與二諦] 誰先見到世尊? 《增壹阿含經卷第二十八・觀法品三十六第五經》

週二, 二月 18. 2020

3.2 [空與二諦] 誰先見到世尊? 《增壹阿含經卷第二十八・觀法品三十六第五經》

[0703b13] 聞如是:

[0703b13] 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爾時世尊與大比丘眾五百人俱。

[0703b14] 爾時,釋提桓因如屈申臂頃,來至世尊所,頭面禮足,在一面坐。爾時,釋提桓因白世尊言:「如來亦說:『夫如來出世必當為五事。云何為五?當轉法輪;當度父母;無信之人立於信地;未發菩薩心令發菩薩意;於其中間當受佛決。此五因緣如來出現必當為之。』今如來母在三十三天,欲得聞法,今如來在閻浮里內,四部圍遶,國王人民皆來運集。善哉!世尊!可至三十三天與母說法。」是時,世尊默然受之。

[0703b24] 爾時,難陀、優槃難陀龍王便作是念:「此諸禿沙門在我上飛,當作方便,使不陵易。」是時,龍王便興瞋恚,放大火風,使閻浮里內洞然火燃。

[0703b27] 是時,阿難白佛言:「此閻浮里內,何故有此烟火?」

[0703b28] 世尊告曰:「此二龍王便生此念:『禿頭沙門恒在我上飛,我等當共制之,令不陵虛。』便興瞋恚,放此烟火,由此因緣,故致此變。」

[0703c02] 是時,大迦葉即從坐起,白世尊言:「我今欲往,與彼共戰。」

[0703c04] 世尊告曰:「此二龍王極為兇惡,難可受化,卿還就坐。」

[0703c05] 是時,尊者阿那律即從坐起,白世尊言:「我今欲往降彼惡龍。」

[0703c06] 世尊告曰:「此二惡龍極為兇暴,難可受化,卿還就坐。」

[0703c08] 是時,離越、尊者迦旃延、尊者須菩提、尊者優陀夷、尊者婆竭,各從坐起,白世尊言:「我今欲往降伏惡龍。」

[0703c10] 世尊告曰:「此二龍王極為兇惡,難可受化,卿還就坐。」

[0703c11] 爾時,尊者大目揵連即從坐起,偏露右肩,長跪叉手,白佛言:「欲往詣彼,降伏惡龍。」

[0703c13] 世尊告曰:「此二龍王極為兇惡,難可降化,卿今云何化彼龍王?」

[0703c15] 目連白佛言:「我先至彼,化形極大,恐怯彼龍,後復化形極為微小,然後以常法則而降伏之。」

[0703c17] 世尊告曰:「善哉!目連!汝能堪任降伏惡龍。然今,目連!堅持心意,勿興亂想。所以然者,彼龍兇惡備觸嬈汝。」

[0703c19] 是時,目連即禮佛足,屈申臂頃,於彼沒不現,往至須彌山上。爾時,難陀、優槃難陀龍王遶須彌山七匝,極興瞋恚,放大烟火。

[0703c22] 是時,目連自隱本形,化作大龍王,有十四頭,遶須彌山十四匝,放大火烟,當在二龍王上住。

[0703c25] 是時,難陀、優槃難陀龍王見大龍王有十四頭,便懷恐怖,自相謂言:「我等今日當試此龍王威力,為審勝吾不乎?」

[0703c27] 爾時,難陀、優槃難陀龍王以尾擲大海中,以水灑三十三天,亦不著目連身。是時,尊者大目連復以尾著大海水中,水乃至到梵迦夷天,并復灑二龍王身上。

[0704a02] 是時,二龍王自相謂言:「我等盡其力勢,以水灑三十三天;然此大龍王復過我上去,我等正有七頭,今此龍王十四頭;我等遶須彌山七匝,今此龍王遶須彌山十四匝;我今二龍王當共并力與共戰鬪。」

[0704a07] 是時,二龍王極懷瞋恚,雷電霹靂放大火炎。是時,尊者大目連便作是念:「凡龍戰鬪以火霹靂,設我以火霹靂共戰鬪者,閻浮里內人民之類,及三十三天皆當被害。我今化形極小,當與戰鬪。」是時,目連即化形使小,便入龍口中,從鼻中出;或從鼻入,從耳中出;或入耳中,從眼中出;以出眼中,在眉上行。

[0704a14] 爾時,二龍王極懷恐懼,即作是念:「此大龍王極有威力,乃能從口中入,鼻中出;從鼻入,眼中出。我等今日實為不如。我等龍種今有四生,卵生、胎生、濕生、化生,然無有出我等者,今此龍王威力乃爾,不堪共鬪,我等性命死在斯須。」皆懷恐懼,衣毛皆竪。

[0704a20] 是時,目連以見龍王心懷恐懼,還隱其形,作常形容,在眼睫上行。是時,二龍王見大目連,自相謂言:「此是目連沙門!亦非龍王。甚奇!甚特!有大威力,乃能與我等共鬪。」是時,二龍王白目連言:「尊者何為觸嬈我乃爾,欲何所誡勅?」

[0704a25] 目連報曰:「汝等昨日而作是念:『云何禿頭沙門恒在我上飛,今當制御之。』」

[0704a27] 龍王報曰:「如是,目連!」

[0704a27] 目連告曰:「龍王當知,此須彌山者是諸天道路,非汝所居之處。」

[0704a29] 龍王報曰:「唯願恕之,不見重責,自今以後更不敢觸嬈,興惡亂想,唯願聽為弟子。」

[0704b02] 目連報曰:「汝等莫自歸我身,我所自歸者,汝等便自歸之。」

[0704b03] 龍王白目連:「我等今日自歸如來。」

[0704b04] 目連告曰:「汝等不可依此須彌山,自歸世尊;今可共我至舍衛城,乃得自歸。」

[0704b06] 是時,目連將二龍王,如屈申臂頃,從須彌山上至舍衛城。爾時,世尊與無央數之眾而為說法。是時,目連告二龍王曰:「汝等當知,今日世尊與無央數之眾而為說法,不可作汝形至世尊所。」

[0704b10] 龍王報曰:「如是,目連!」

[0704b11] 是時,龍王還隱龍形,化作人形,不長不短,容貌端正,如桃華色。

[0704b12] 是時,目連至世尊所,頭面禮足,在一面坐。是時,目連語龍王曰:「今正是時,宜可前進。」

[0704b14] 是時,龍王聞目連語,即從坐起,長跪叉手,白世尊言:「我等二族姓子,一名難陀,二名優槃難陀,自歸如來,受持五戒,唯願世尊聽為優婆塞,盡形壽不復殺生。」爾時,世尊彈指可之。時,二龍王還復故坐,欲得聞法。

[0704b19] 爾時,波斯匿王便作是念:「有何因緣,使此閻浮利內烟火乃爾?」是時,王波斯匿乘寶羽之車出舍衛城,至世尊所。爾時,人民之類遙見王來,咸共起迎:「善來,大王!可就此坐。」

[0704b23] 時,二龍王默然不起。是時,波斯匿王禮世尊足,在一面坐。是時,大王白世尊言:「我今欲有所問,唯願世尊事事敷演。」

[0704b26] 世尊告曰:「欲有所問,今正是時。」

[0704b27] 波斯匿王白佛言:「有何因緣,令此閻浮里內烟火乃爾?」

[0704b28] 世尊告曰:「難陀、優槃難陀龍王之所造。然今,大王!勿懷恐懼,今日更無烟火之變。」

[0704c01] 是時,波斯匿王便作是念:「我今是國之大王!人民宗敬,名聞四遠。今此二人為從何來?見吾至此,亦不起迎。設住吾境界者當取閉之;設他界來者當取殺之。」

[0704c05] 是時,龍王知波斯匿心中所念,便興瞋恚。爾時,龍王便作是念:「我等無過於此王所,更欲反害吾身;要當取此國王及迦夷國人,盡取殺之。」是時,龍王即從坐起,禮世尊足即便而去。離祇洹不遠,便不復現。

[0704c10] 是時,波斯匿王見此人去,未久,白世尊言:「國事猥多,欲還宮中。」

[0704c11] 世尊告曰:「宜知是時。」

[0704c12] 是時,波斯匿王即從坐起,便退而去。告群臣曰:「向者二人為從何道去?速捕取之。」是時,諸臣聞王教令,即馳走求之而不知處,便還宮中。

[0704c15] 是時,難陀、優槃難陀龍王各生此念:「我等無過於彼王所,方欲取我等害之。我等當共害彼人民,使無遺餘。」是時,龍王復作是念:「國中人民有何過失?當取舍衛城人民害之。」復重作是念:「舍衛國人有何過失於我等?當取王宮官屬盡取殺之。」

[0704c21] 爾時,世尊以知龍王心中所念,告目連曰:「汝今當救波斯匿王,無令為難陀、優槃難陀龍王所害。」

[0704c23] 目連對曰:「如是。世尊!」是時,目連受佛教誡,禮世尊足,便退而去;在王宮上,結加趺坐,令身不現。是時,二龍王雷吼霹靂,暴風疾雨,在王宮上,或雨瓦石,或雨刀劍,未墮地之頃,便為優鉢蓮華在虛空中。是時,龍王倍復瞋恚,雨大高山於宮殿上。是時,目連復化使作種種飲食。是時,龍王倍復瞋恚熾盛,雨諸刀劍。是時,目連復化使作極好衣裳。是時,龍王倍復瞋恚,復雨大沙礫石,在波斯匿宮上,未墮地之頃,便化作七寶。

[0705a04] 是時,波斯匿王見宮殿中雨種種七寶,歡喜踊躍,不能自勝,便作是念:「閻浮里內有德之人,無復過我,唯除如來。所以然者,我家中種粳米一根上生,收拾得一斛米,飯以甘蔗之漿,極為香美,今復於宮殿上雨七寶,我便能作轉輪聖王乎!」是時,波斯匿王領諸婇女收攝七寶。

[0705a11] 是時,二龍王自相謂言:「今將有何意?我等來時欲害波斯匿王,今日變化乃至於斯。所有力勢今日盡現。猶不能動波斯匿王毫氂之分。」

[0705a14] 是時,龍王見大目揵連在宮殿上結加趺坐,正身正意,形不傾斜。見已,便作是念:「此必是大目連之所為也。」是時,二龍王以見目連便退而去。是時,目連見龍去,還捨神足至世尊所,頭面禮足,在一面坐。

[0705a19] 時,波斯匿王便作是念:「今此種種飲食不應先食,當先奉上如來,然後自食。」是時,波斯匿王即車載珍寶,及種種飲食,往至世尊所:「昨日天雨七寶及此飲食,唯願納受。」

[0705a23] 爾時,大目揵連去如來不遠,佛告王曰:「汝今可持七寶飲食之具,與大目連。所以然者,蒙目連恩,得更生聖賢之地。」

[0705a26] 波斯匿王白佛言:「有何因緣,言我更生?」

[0705a27] 世尊告曰:「汝朝不至我所,欲得聽法乎?爾時,有二人亦來聽法。王生此念:『我於此國界,最為豪尊,眾人所敬,然此二人為從何來?見我不起承迎。』」

[0705b01] 時王白佛:「實然,世尊!」

[0705b02] 世尊告曰:「此亦非人,乃是難陀、優槃難陀龍王。彼知王意,自相謂言:『我等無過於此人王,何故反來害我?要當方宜滅此國界。』我等尋知龍王心中所念,即勅目連:『今可救波斯匿王,無令為龍所害也。』即受我教,在宮殿上,隱形不現,作此變化。是時,龍王極懷瞋恚,雨沙礫石於宮殿上,未墮地之頃,化作七寶、衣裳、飲食之具。由此因緣,大王!今日便為更生。」

[0705b10] 是時,波斯匿王便懷恐怖,衣毛皆豎,前跪膝行至如來前,而白佛言:「唯願世尊恩垂過厚,得濟生命。」復禮目連足,頭面禮敬:「蒙尊之恩,得濟生命。」

[0705b14] 爾時,國王便說此偈:

「唯尊壽無窮,  長夜護其命,
 度脫苦窮厄,  蒙尊得脫難。」

[0705b17] 是時,波斯匿王以天香華散如來身,便作是說:「我今持此七寶奉上三尊,唯願納受。」頭面禮足,遶佛三匝,便退而去。

[0705b19] 是時,世尊便作是念:「此四部之眾多有懈怠,替不聽法;亦不求方便,使身作證,亦不復求未獲者獲,未得者得;我今宜可使四部之眾渴仰於法。」爾時,世尊不告四部之眾,復不將侍者,如屈申臂頃,從祇桓不現,往至三十三天。

[0705b25] 爾時,釋提桓因遙見世尊來,將諸天眾,前迎世尊,頭面禮足,請令就坐,並作是說:「善來,世尊!久違覲省。」

[0705b27] 是時,世尊便作是念:「我今當以神足之力自隱形體,使眾人不見我為所在。」爾時,世尊復作是念:「我今於三十三天,化身極使廣大。」

[0705b30] 爾時,天上善法講堂有金石縱廣一由旬。爾時,世尊石上結加趺坐,遍滿石上。爾時,如來母摩耶將諸天女至世尊所,頭面禮足,在一面坐。並作是說:「違奉甚久,今來至此,實蒙大幸,渴仰思見,佛今日方來。」是時,母摩耶頭面禮足已,在一面坐;釋提桓因亦禮如來足,在一面坐。三十三天禮如來足,在一面坐。是時,諸天之眾見如來在彼增益天眾,減損阿須倫。

[0705c09] 爾時,世尊漸與彼諸天之眾說於妙論,所謂論者:施論、戒論、生天之論,欲不淨想,婬為穢惡,出要為樂。爾時,世尊以見諸來大眾及諸天人心開意解,諸佛世尊常所說法:苦、習、盡、道,普與諸天說之。各於坐上,諸塵垢盡,得法眼淨。復有十八億天女之眾而見道跡,三萬六千天眾得法眼淨。是時,如來母即從坐起,禮如來足,還入宮中。

[0705c17] 爾時,釋提桓因白佛言:「我今當以何食飯如來乎?為用人間之食,為用自然天食?」

[0705c18] 世尊告曰:「可用人間之食用食如來。所以然者,我身生於人間,長於人間,於人間得佛。」

[0705c21] 釋提桓因白佛言:「如是,世尊!」是時,釋提桓因復白佛言:「為用天上時節?為用人間時節?」

[0705c23] 世尊告曰:「用人間時節。」

[0705c23] 對曰:「如是。世尊!」

[0705c24] 是時,釋提桓因即以人間之食,復以人間時節飯食如來。

[0705c25] 爾時,三十三天各各自相謂言:「我等今見如來竟日飯食。」

[0705c26] 是時,世尊便作是念:「我今當入如是三昧,欲使諸天進便進,欲使諸天退便退。」是時,世尊以入此三昧,進却諸天,隨其時宜。

[0705c29] 是時,人間四部之眾不見如來久,往至阿難所,白阿難言:「如來今為所在?渴仰欲見。」

[0706a01] 阿難報曰:「我等亦復不知如來所在。」

[0706a02] 是時,波斯匿王、優填王至阿難所,問阿難曰:「如來今日竟為所在?」

[0706a04] 阿難報曰:「大王!我亦不知如來所在。」

[0706a05] 是時,二王思覩如來,遂得苦患。爾時,群臣至優填王所,白優填王曰:「今為所患?」

[0706a07] 時王報曰:「我今以愁憂成患。」

[0706a07] 群臣白王:「云何以愁憂成患?」

[0706a08] 其王報曰:「由不見如來故也。設我不見如來者,便當命終。」

[0706a09] 是時,群臣便作是念:「當以何方便,使優填王不令命終?我等宜作如來形像。」是時,群臣白王言:「我等欲作形像,亦可恭敬承事作禮。」

[0706a12] 時,王聞此語已,歡喜踊躍,不能自勝,告群臣曰:「善哉!卿等所說至妙。」

[0706a14] 群臣白王:「當以何寶作如來形像?」

[0706a15] 是時,王即勅國界之內諸奇巧師匠,而告之曰:「我今欲作形像。」

[0706a16] 巧匠對曰:「如是。大王!」

[0706a17] 是時,優填王即以牛頭栴檀作如來形像高五尺。

[0706a18] 是時,波斯匿王聞優填王作如來形像高五尺而供養。是時,波斯匿王復召國中巧匠,而告之曰:「我今欲造如來形像,汝等當時辦之。」時,波斯匿王而生此念:「當用何寶,作如來形像耶?」斯須復作是念:「如來形體,黃如天金,今當以金作如來形像。」是時,波斯匿王純以紫磨金作如來像高五尺。爾時,閻浮里內始有此二如來形像。

[0706a26] 是時,四部之眾往至阿難所,白阿難曰:「我等渴仰於如來,所思欲覲尊,如來今日竟為所在?」

[0706a28] 阿難報曰:「我等亦復不知如來所在。但今共至阿那律所而問此義。所以然者,尊者阿那律天眼第一,清淨無瑕穢,彼以天眼見千世界、二千世界、三千大千世界,彼能知見。」

[0706b03] 是時,四部之眾共阿難往至阿那律所,白阿那律曰:「今此四部之眾來至我所,而問我曰:『今日如來竟為所在?』唯願尊者以天眼觀如來今為所在!」

[0706b06] 是時,尊者阿那律報曰:「汝等且止!吾今欲觀如來竟為所在。」

[0706b08] 是時,阿那律正身正意,繫念在前,以天眼觀閻浮里內而不見之,復以天眼觀拘耶尼、弗于逮、欝單曰而不見之,復觀四天王、三十三天、豔天、兜術天、化自在天、他化自在天,乃至觀梵天而不見之。復觀千閻浮地、千瞿耶尼、千欝單曰、千弗于逮、千四天王、千豔天、千兜術天、千化自在天、千他化自在天、千梵天,而不見如來。復觀三千大千剎土而復不見。即從坐起語阿難曰:「我今已觀三千大千剎土而不見之。」

[0706b18] 是時,阿難及四部之眾默然而止。阿難作是念:「如來將不般涅槃乎?」

[0706b19] 是時,三十三天各各自相謂言:「我等快得善利,唯願七佛常現於世,天及世人多所潤益。」或有天而作是語:「且置七佛,但使有六佛者,此亦甚善。」或有天子言:「但使有五佛。」或言:「四佛。」或言:「三佛。」或言:「二佛出現世者,多所潤益。」

[0706b25] 時,釋提桓因告諸天曰:「且置七佛,乃至二佛,但使今日釋迦文佛久住世者,則多所饒益。」

[0706b27] 爾時,如來意欲使諸天來,諸天便來,意欲使諸天去,諸天便去。是時,三十三天各各自相謂言:「如來何故竟日而食?」

[0706b29] 是時,釋提桓因告三十三天曰:「如來今日食,以人間時節,不用天上時節。」是時,世尊以經三月,便作是念:「閻浮里人四部之眾不見吾久,甚有虛渴之想。我今當捨神足,使諸聲聞知如來在三十三天。」是時,世尊即捨神足。

[0706c06] 時,阿難往阿那律所,白阿那律言:「今四部之眾甚有虛渴,欲見如來。然今如來不取滅度乎?」

[0706c08] 是時,阿那律語阿難曰:「昨夜有天來至我所,云:『如來在三十三天善法講堂。』汝今且止!吾今欲觀如來所在。」是時,尊者阿那律即結加趺坐,正身正意,心不移動,以天眼觀三十三天,見世尊在壁方一由旬石上坐。是時,阿那律即從三昧起,語阿難曰:「如來今在三十三天與母說法。」

[0706c15] 是時,阿難及四部之眾歡喜踊躍,不能自勝。是時,阿難問四部眾曰:「誰能堪任至三十三天問訊如來?」

[0706c17] 阿那律曰:「今尊者目連神足第一,願屈神力往問訊佛。」

[0706c18] 是時,四部之眾白目連曰:「今日如來在三十三天,唯願尊者持四部姓名,問訊如來!又持此義往白如來:『世尊在閻浮里內世間得道,唯屈威神還至世間!』」

[0706c22] 目連報曰:「甚善!諸賢!」

[0706c22] 是時,目連受四部之教,屈申臂頃,往至三十三天,到如來所。是時,釋提桓因及三十三天遙見目連來,諸天各生此念:「正是僧使?若當是諸王之使?」是時,諸天皆起往迎:「善來,尊者!」

[0706c26] 是時,目連遙見世尊與無央數之眾而為說法。見已,生此念:「世尊在此天中,亦復煩鬧。」目連往至世尊所,頭面禮足,在一面立。

[0706c29] 爾時,目連白佛言:「世尊!四部之眾問訊如來;起居輕利,遊步康強。」又白此事:「如來生長閻浮里內,於世間得道,唯願世尊還來至世間,四部虛渴,欲見世尊!」

[0707a04] 世尊告曰:「使四部之眾進業無惓。云何,目連!四部之眾遊化勞乎?無鬪訟耶?外道異學無觸嬈乎?」

[0707a07] 目連報曰:「四部之眾行道無惓。」

[0707a07] 「但,目連!汝向者作是念言:『如來在此亦煩閙。』此事不然。所以然者,我說法時亦不經久,設我作是念:『欲使諸天來,便來;欲使諸天不來,諸天則不來。』目連!汝還世間,却後七日,如來當往僧迦尸國大池水側。」

[0707a12] 是時,目連屈申臂頃,還詣舍衛城祇樹給孤獨園,往詣四部眾,而告之曰:「諸賢當知,却後七日,如來當來下至閻浮里地僧迦尸大池水側。」

[0707a16] 爾時,四部眾聞此語已,歡喜踊躍,不能自勝。是時,波斯匿王、優填王、惡生王、優陀延王、頻毘娑羅王,聞如來却後七日,當至僧迦尸國大池水側,極懷歡喜,不能自勝。是時,毘舍離人民之眾,迦毘羅越釋種,拘夷羅越人民之眾,聞如來當來至閻浮里地,聞已,歡喜踊躍,不能自勝。

[0707a22] 爾時,波斯匿集四種之兵,詣池水側,欲見世尊。是時,五王皆集兵眾往世尊所,欲得覲省如來及人民之眾。迦毘羅越釋皆悉往世尊所,及四部之眾皆悉往世尊所,欲得見如來。

[0707a26] 爾時,臨七日頭,釋提桓因告自在天子曰:「汝今從須彌山頂至僧迦尸池水作三道路,觀如來不用神足至閻浮地。」

[0707a29] 自在天子報曰:「此事甚佳,正爾時辦。」爾時,自在天子即化作三道金、銀、水精。是時,金道當在中央,俠水精道側、銀道側,化作金樹。當於爾時,諸神妙尊天,七日之中皆來聽法。

[0707b04] 爾時,世尊與數千萬眾前後圍遶,而為說法,說:「五盛陰苦。云何為五?所謂色、痛、想、行、識。云何為色陰?所謂此四大身,是四大所造色,是謂名為色陰也。

[0707b08] 「彼云何名為痛陰?所謂苦痛、樂痛、不苦不樂痛,是謂名為痛陰。

[0707b09] 「彼云何名想陰?所謂三世共會,是謂名為想陰。

[0707b10] 「彼云何名為行陰?所謂身行、口行、意行,此名行陰。

[0707b11] 「彼云何名為識陰?所謂眼、耳、鼻、口、身、意,此名識陰。

[0707b13] 「彼云何名為色?所謂色者,寒亦是色,熱亦是色,飢亦是色,渴亦是色。

[0707b14] 「云何名為痛?所謂痛者,痛者名覺。為覺何物?覺苦、覺樂、覺不苦不樂,故名為覺也。

[0707b16] 「云何名為想?所謂想者,想亦是知。知青、黃、白、黑,知苦樂,故名為知。

[0707b18] 「云何名為行?所謂行者,能有所成,故名為行。為成何等?或成惡行,或成善行,故名為行。

[0707b20] 「云何名為識?所謂識,識別是非,亦識諸味,此名為識也。

[0707b21] 「諸天子當知,此五盛陰,知三惡道、天道、人道;此五盛陰滅,便知有涅槃之道。」爾時,說此法時,有六萬天人得法眼淨。

[0707b24] 爾時,世尊與諸天人說法已,即從坐起,詣須彌山頂,說此偈:

「汝等當勤學,  於佛法聖眾,
 當滅死逕路,  如人鈎調象。
 若能於此法,  而無懈怠者,
 便當盡生死,  無有苦原本。」

[0707c01] 爾時,世尊說此偈已,便詣中道。是時,梵天在如來右處銀道側,釋提桓因在水精道側,及諸天人在虛空中散華燒香,作倡伎樂,娛樂如來。

[0707c04] 是時,優鉢華色比丘尼聞如來今日當至閻浮提僧迦尸池水側,聞已,便生此念:「四部之眾、國王、大臣、國中人民,靡不往者。設我當以常法往者,此非其宜。我今當作轉輪聖王形容,往見世尊。」是時,優鉢華色比丘尼還隱其形,作轉輪聖王形,七寶具足。所謂七寶者,輪寶、象寶、馬寶、珠寶、玉女寶、典兵寶、典藏寶,是謂七寶。

[0707c11] 爾時,尊者須菩提在羅閱城耆闍崛山中,在一山側縫衣裳。是時,須菩提聞世尊今日當來至閻浮里地,四部之眾靡不見者,我今者宜可時往問訊禮拜如來。爾時,尊者須菩提便捨縫衣之業,從坐起,右脚著地。是時,彼復作是念:「此如來形,何者是世尊?為是眼、耳、鼻、口、身、意乎?往見者復是地、水、火、風種乎?一切諸法皆悉空寂,無造、無作,如世尊所說偈言:

「『若欲禮佛者,  及諸最勝者,
  陰持入諸種,  皆悉觀無常。
  曩昔過去佛,  及以當來者,
  如今現在佛,  此皆悉無常。
  若欲禮佛者,  過去及當來,
  說於現在中,  當觀於空法。
  若欲禮佛者,  過去及當來,
  現在及諸佛,  當計於無我。』

[0707c28] 「此中無我、無命、無人、無造作,亦無形容,有教、有授者,諸法皆悉空寂。何者是我?我者無主。我今歸命真法之聚。」爾時,尊者須菩提還坐縫衣。

[0708a02] 是時,優鉢華色比丘尼作轉輪聖王形,七寶導從至世尊所。是時,五國王遙見轉輪聖王來,歡喜踊躍,不能自勝,自相謂言:「甚奇!甚特!世間出二珍寶,如來、轉輪聖王。」

[0708a06] 爾時,世尊將數萬天人從須彌山頂來,至池水側。是時,世尊舉足蹈地,此三千大千世界六變震動。是時,化轉輪聖王漸漸至世尊所,諸小國王及人民之類各各避之。是時,化聖王覺知以近世尊,還復本形,作比丘尼禮世尊足。五王見已,各自稱怨,自相謂言:「我等今日極有所失,我等先應見如來,然今此比丘尼先見之。」

[0708a13] 是時,比丘尼至世尊所,頭面禮足,而白佛言:「我今禮最勝尊,今日先得覲省,我優鉢花色比丘尼是如來弟子。」

[0708a16] 爾時,世尊與彼比丘尼而說偈言:

「善業以先禮,  最初無過者,
 空無解脫門,  此是禮佛義。
 若欲禮佛者,  當來及過去,
 當觀空無法,  此名禮佛義。」

[0708a21] 是時,五王及人民之眾不可稱計,往至世尊所,各自稱名。「我是迦尸國王波斯匿。」「我是拔嗟國王,名曰優填。」「我是五都人民之主,名曰惡生。」「我是南海之主,名優陀延。」「我是摩竭國頻毘娑羅王。」爾時,十一那術人民運集,及四部之眾,最尊長者,千二百五十人往至世尊所,頭面禮足,在一面立。

[0708a27] 爾時,優填王手執牛頭栴檀像,并以偈向如來說:

「我今欲所問,  慈悲護一切,
 作佛形像者,  為得何等福?」

[0708b02] 爾時,世尊復以偈報曰:

「大王今聽之,  少多演其義,
 作佛形像者,  今當粗說之。
 眼根初不壞,  後得天眼視,
 白黑而分明,  作佛形像德。
 形體當完具,  意正不迷惑,
 勢力倍常人,  造佛形像者。
 終不墮惡趣,  終輒生天上,
 於彼作天王,  造佛形像福。
 餘福不可計,  其福不思議,
 名聞遍四遠,  造佛形像福。

[0708b13] 「善哉!善哉!大王!多所饒益,天、人蒙祐。」

[0708b13] 爾時,優填王極懷歡悅,不能自勝。

[0708b14] 爾時,世尊與四部眾及與五王演說妙論,所謂論者:施論、戒論、生天之論,欲不淨想,漏為大患,出要為妙。爾時,世尊以知四部之眾心開意解,諸佛世尊常所說法:苦、習、盡、道,盡與彼說之。爾時,坐上天及人民六萬餘人,諸塵垢盡,得法眼淨。

[0708b20] 爾時,五王白世尊言:「此處福妙最是神地,如來始從兜術天來下至此說法,今欲建立此處,使永存不朽。」

[0708b22] 世尊告曰:「汝等五王,於此處造立神寺,長夜受福,終不朽敗。」

[0708b24] 諸王報曰:「當云何造立神寺?」

[0708b24] 爾時,世尊申右手,從地中出迦葉如來寺,視五王而告之曰:「欲作神寺者,當以此為法。」

[0708b27] 爾時,五王即於彼處起大神寺。

[0708b27]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諸過去恒沙如來翼從多少,亦如今日而無有異。正使當來諸佛世尊翼從多少,亦如今日而無有異。今此經名遊天法本。如是,諸比丘!當作是學。」

[0708c02] 爾時,四部之眾及五國王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引自:
中華電子佛典學會CBETA《漢文大藏經》,標點符號分段照引
https://tripitaka.cbeta.org/T02n0125_028

參考:
莊春江《阿含經故事選》
http://agama.buddhason.org/book/as/as097.htm

----
[1] 優鉢華色比丘尼(蓮花色比丘尼)

3.1 [空與二諦] 不取有不取無即中道 《雜阿含經第三○一・化迦旃延經》

週二, 二月 18. 2020

3.1 [空與二諦] 不取有不取無即中道 《雜阿含經第三○一・化迦旃延經》

(三〇一)

[0085c17] 如是我聞:

[0085c17] 一時,佛住那梨聚落深林中待賓舍。

[0085c18] 爾時,尊者[跳-兆+散]陀迦旃延詣佛所,稽首佛足,退住一面,白佛言:「世尊!如世尊說正見。云何正見?云何世尊施設正見?」

[0085c20] 佛告[跳-兆+散]陀迦旃延:「世間有二種依,若有、若無,為取所觸;取所觸故,或依有、或依無。若無此取者,心境繫著使不取、不住、不計我苦生而生,苦滅而滅,於彼不疑、不惑,不由於他而自知,是名正見,是名如來所施設正見。所以者何?世間集如實正知見,若世間無者不有,世間滅如實正知見,若世間有者無有,是名離於二邊說於中道,所謂此有故彼有,此起故彼起,謂緣無明行,乃至純大苦聚集,無明滅故行滅,乃至純大苦聚滅。」

[0086a02] 佛說此經已,尊者[跳-兆+散]陀迦旃延聞佛所說,不起諸漏,心得解脫,成阿羅漢。

引自:
中華電子佛典學會CBETA《漢文大藏經》,標點符號分段照引
https://tripitaka.cbeta.org/T02n0099_012

參考:
龍樹《中論第十五品觀有無品》,參閱印順《中觀論頌講記-己二 總觀》
http://yinshun-edu.org.tw/en/book/export/html/1102
蔡耀明(2014)〈〈迦旃延氏經〉(Kātyāyana-sūtra) 梵漢對照及其不二中道學理〉,刊於《圓光佛學學報》第二十四期
http://enlight.lib.ntu.edu.tw/FULLTEXT/JR-MAG/mag542521.pdf
莊春經《阿含經故事選》
http://agama.buddhason.org/book/as/as098.htm

2.2 [因果與業] 打破無明就可斷然解脫嗎? 《中阿含業卷三・相應品惒破經第二》

週二, 二月 18. 2020

(一二)中阿含業相應品惒破經第二(惒乎過反)(初一日誦)

[0434a14] 我聞如是:

[0434a14] 一時,佛遊釋羇瘦迦維羅衛,在尼拘類園。

[0434a15] 爾時,尊者大目乾連與比丘眾俱,於中食後有所為故,集坐講堂。是時,尼乾有一弟子,釋種,名曰惒破,中後彷徉至尊者大目乾連所,共相問訊,却坐一面。

[0434a19] 於是,尊者大目乾連問如此事:「於惒破意云何?若有比丘身、口、意護,汝頗見是處,因此生不善漏,令至後世耶?」

[0434a21] 惒破答曰:「大目乾連!若有比丘身、口、意護,我見是處,因此生不善漏令至後世。大目乾連!若有前世行不善行,因此生不善漏令至後世。」

[0434a25] 後時,世尊靜處宴坐,以淨天耳出過於人,聞尊者大目乾連與尼乾弟子釋惒破共論如是。世尊聞已,則於晡時從宴坐起,往詣講堂比丘眾前,敷座而坐。世尊坐已,問曰:「目乾連!向與尼乾弟子釋惒破共論何事?復以何事集坐講堂?」

[0434b02] 尊者大目乾連白曰:「世尊!我今日與比丘眾俱,於中食後有所為故,集坐講堂,此尼乾弟子釋惒破中後彷徉來至我所,共相問訊,却坐一面,我問如是:『於惒破意云何?若有比丘身、口、意護,汝頗見是處,因此生不善漏令至後世耶?』尼乾弟子釋惒破即答我言:『若有比丘身、口、意護,我見是處,因此生不善漏令至後世。大目乾連!若有前世行不善行,因此生不善漏令至後世。』世尊!向與尼乾弟子釋惒破共論如是,以此事故,集坐講堂。」

[0434b13] 於是,世尊語尼乾弟子釋惒破曰:「若我所說是者,汝當言是,若不是者,當言不是,汝有所疑,便可問我:『沙門瞿曇!此有何事,此有何義?』隨我所說,汝若能受者,我可與汝共論此事。」

[0434b17] 惒破答曰:「沙門瞿曇!若所說是,我當言是,若不是者,當言不是,我若有疑,當問瞿曇:『瞿曇!此有何事,此有何義?』隨沙門瞿曇所說,我則受持,沙門瞿曇但當與我共論此事。」

[0434b21] 世尊問曰:「於惒破意云何?若有比丘生不善身行、漏、煩熱、憂慼,彼於後時不善身行滅,不更造新業,棄捨故業,即於現世便得究竟而無煩熱,常住不變,謂聖慧所見、聖慧所知也。身生不善、口行不善、意行不善無明行、漏、煩熱、憂慼,彼於後時不善無明行滅,不更造新業,棄捨故業,即於現世便得究竟而無煩熱,常住不變,謂聖慧所見、聖慧所知。云何,惒破!如是比丘身、口、意護,汝頗見是處,因此生不善漏令至後世耶?」

[0434c02] 惒破答曰:「瞿曇!若有比丘如是身、口、意護,我不見是處,因此生不善漏令至後世。」

[0434c04] 世尊歎曰:「善哉!惒破!云何,惒破!若有比丘無明已盡,明已生,彼無明已盡,明已生,生後身覺便知生後身覺,生後命覺便知生後命覺,身壞命終,壽已畢訖,即於現世一切所覺便盡止息,當知至竟冷。猶如惒破,因樹有影,若使有人持利斧來斫彼樹根,段段斬截,破為十分,或為百分,火燒成灰,或大風吹,或著水中。於惒破意云何?影因樹有,彼影從是已絕其因,滅不生耶?」

[0434c13] 惒破答曰:「如是。瞿曇!」

[0434c14] 「惒破!當知比丘亦復如是,無明已盡,明已生,彼無明已盡,明已生,生後身覺便知生後身覺,生後命覺便知生後命覺,身壞命終,壽已畢訖,即於現世一切所覺便盡止息,當知至竟冷。惒破!比丘如是正心解脫,便得六善住處,云何為六?惒破!比丘眼見色,不喜不憂,捨求無為,正念正智,惒破!比丘如是正心解脫,是謂得第一善住處。如是,耳、鼻、舌、身、意知法,不喜不憂,捨求無為,正念正智,惒破!比丘如是正心解脫,是謂得第六善住處,惒破!比丘如是正心解脫,得此六善住處。」

[0434c25] 惒破白曰:「如是,瞿曇!多聞聖弟子如是正心解脫,得六善住處。云何為六?瞿曇!多聞聖弟子眼見色,不喜不憂,捨求無為,正念正智,瞿曇!多聞聖弟子如是正心解脫,是謂得第一善住處。如是,耳、鼻、舌、身、意知法,不喜不憂,捨求無為,正念正智。如是,瞿曇!多聞聖弟子如是正心解脫,是謂得第六善住處。如是,瞿曇!多聞聖弟子如是正心解脫,得此六善住處。」

[0435a04] 於是,惒破白世尊曰:「瞿曇!我已知,善逝,我已解。瞿曇猶明目人,覆者仰之,覆者發之,迷者示道,暗中施明,若有眼者便見於色;沙門瞿曇亦復如是,為我無量方便說法現義,隨其諸道。世尊!我今自歸於佛、法及比丘眾,唯願世尊受我為優婆塞,從今日始,終身自歸,乃至命盡。

[0435a11] 「世尊!猶如有人養不良馬,望得其利,徒自疲勞而不獲利。世尊!我亦如是,彼愚癡尼乾不善曉了,不能解知,不識良田而不自審,長夜奉敬供養禮事,望得其利,唐苦無益。世尊!我今再自歸佛、法及比丘眾,唯願世尊受我為優婆塞,從今日始,終身自歸,乃至命盡。

[0435a17] 「世尊!我本無知,於愚癡尼乾有信有敬,從今日斷。所以者何?欺誑我故。世尊!我今三自歸佛、法及比丘眾,唯願世尊受我為優婆塞,從今日始,終身自歸,乃至命盡。」

[0435a21] 佛說如是。釋惒破及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0435a23] 惒破經第二竟(一千五百二字)

引自:
中華電子佛典學會CBETA《漢文大藏經》,標點符號分段照引
http://tripitaka.cbeta.org/T01n0026_003

參考資料:
莊春江標點今譯《中阿含經南北傳對讀》
http://agama.buddhason.org/MA/MA012.htm
莊春江《阿含經故事選》
http://agama.buddhason.org/book/as/as070.htm

2.1 [因果與業] 善光公主與波斯匿王 《雜寶藏經卷2》

週二, 二月 18. 2020

2.1 [因果與業] 善光公主與波斯匿王 《雜寶藏經卷2》

(二一)波斯匿王女善光緣

[0458a23] 昔波斯匿王有一女,名曰善光,聰明端正,父母憐愍,舉宮愛敬。父語女言:「汝因我力,舉宮愛敬。」女答父言:「我有業力,不因父王。」如是三問,答亦如前。王時瞋忿,今當試汝有自業力、無自業力?約勅左右,於此城中,覓一最下貧窮乞人。時奉王教,尋便推覓,得一窮下,將來詣王。王即以女善光付與窮人。王語女言:「若汝自有業力不假我者,從今以往,事驗可知。」女猶答言:「我有業力。」即共窮人,相將出去。問其夫言:「汝先有父母不?」窮人答言:「我父先舍衛城中第一長者,父母居家,都以死盡,無所依怙,是以窮乏。」善光問言:「汝今頗知故宅處不?」答言:「知處,垣室毀壞,遂有空地。」善光便即與夫相將,往故舍所,周歷按行,隨其行處,其地自陷,地中伏藏,自然發出,即以珍寶,雇人作舍,未盈一月,宮室屋宅,都悉成就,宮人妓女,充滿其中,奴婢僕使,不可稱計。

[0458b12] 王卒憶念:「我女善光,云何生活?」有人答言:「宮室錢財,不減於王。」王言:「佛語真實,自作善惡,自受其報。」王女即日,遣其夫主,往請於王。王即受請,見其家內,氍毺毾[毯-炎+登],莊嚴舍宅,踰於王宮。王見此已,歎未曾有。此女自知語皆真實,而作是言:「我自作此業,自受其報。」

[0458b18] 王往問佛:「此女先世,作何福業,得生王家,身有光明?」

[0458b19] 佛答王言:「過去九十一劫,有佛名毘婆尸。彼時有王名曰盤頭,王有第一夫人。毘婆尸佛入涅盤後,盤頭王以佛舍利起七寶塔。王第一夫人,以天冠拂飾,著毘婆尸佛像頂上,以天冠中如意珠,著於棖頭,光明照世,因發願言:『使我將來身有光明,紫磨金色,尊榮豪貴,莫墮三惡八難之處。』

[0458b27] 「爾時王第一夫人者,今善光是。迦葉佛時,復以餚饍,供養迦葉如來及四大聲聞。夫主遮斷,婦勸請言:『莫斷絕我,我今以請,使得充足。』夫還聽婦,供養得訖。爾時夫者,今日夫是。爾時婦者,今日婦是。夫以爾時遮婦之故恒常貧窮,以還聽故,要因其婦,得大富貴;無其婦時,後還貧賤。善惡業追,未曾違錯。」

[0458c05] 王聞佛所說,深達行業,不自矜大,深生信悟,歡喜而去。

引自:
中華電子佛典學會CBETA《漢文大藏經》,標點符號分段照引
http://tripitaka.cbeta.org/T04n0203_002

1.2 [佛教救度論] 大地眾生本具如來智慧德相 實叉難陀譯《大方廣佛華嚴經第五十一卷・如來出現品》

週二, 二月 18. 2020

大地眾生本具如來智慧德相
實叉難陀譯《大方廣佛華嚴經第五十一卷・如來出現品》

[0272c04] 「復次,佛子!如來智慧無處不至。何以故?無一眾生而不具有如來智慧,但以妄想顛倒執著而不證得;若離妄想,一切智、自然智、無礙智則得現前。佛子!譬如有大經卷,量等三千大千世界,書寫三千大千世界中事,一切皆盡。所謂:書寫大鐵圍山中事,量等大鐵圍山;書寫大地中事,量等大地;書寫中千世界中事,量等中千世界;書寫小千世界中事,量等小千世界;如是,若四天下,若大海,若須彌山,若地天宮殿,若欲界空居天宮殿,若色界宮殿,若無色界宮殿,一一書寫,其量悉等。此大經卷雖復量等大千世界,而全住在一微塵中;如一微塵,一切微塵皆亦如是。時,有一人智慧明達,具足成就清淨天眼,見此經卷在微塵內,於諸眾生無少利益,即作是念:『我當以精進力,破彼微塵,出此經卷,令得饒益一切眾生。』作是念已,即起方便,破彼微塵,出此大經,令諸眾生普得饒益。如於一塵,一切微塵應知悉然。佛子!如來智慧亦復如是,無量無礙,普能利益一切眾生,具足在於眾生身中;但諸凡愚妄想執著,不知不覺,不得利益。爾時,如來以無障礙清淨智眼,普觀法界一切眾生而作是言:『奇哉!奇哉!此諸眾生云何具有如來智慧,愚癡迷惑,不知不見?我當教以聖道,令其永離妄想執著,自於身中得見如來廣大智慧與佛無異。』即教彼眾生修習聖道,令離妄想;離妄想已,證得如來無量智慧,利益安樂一切眾生。佛子!是為如來心第十相,諸菩薩摩訶薩應如是知。

[0273a04] 「佛子!菩薩摩訶薩應以如是等無量無礙不可思議廣大相,知如來、應、正等覺心。」

引自:
中華電子佛典學會CBETA《漢文大藏經》,標點符號分段照引
https://tripitaka.cbeta.org/T10n0279_051

1.1 [佛教救度論] 梵天請佛住世:為何佛陀開悟後欲直接入滅,不願住世說法? 《釋迦降生釋種成佛緣譜第四之四(出因果經)》

週二, 二月 18. 2020

[佛教救度論] 梵天請佛住世:為何佛陀開悟後欲直接入滅,不願住世說法? 《釋迦譜卷第四・釋迦降生釋種成佛緣譜第四之四(出因果經)》

[0036b17] 爾時如來。於七日中一心思惟。觀於樹王而自念言。我在此處盡一切漏。所作已竟本願成滿。我所得法甚深難解。唯佛與佛乃能知之。一切眾生於五濁世。為貪欲瞋恚愚癡。邪見憍慢諂曲之所覆障。薄福鈍根無有智慧。云何能解我所得法。今我若為轉法輪者。彼必迷惑不能信受。而生誹謗當墮惡道。受諸苦痛。我寧默然入般涅槃。爾時如來以偈頌曰。

 聖道甚難登  智慧果難得
 我於此難中  皆悉已能辦
 我所得智慧  微妙最第一
 眾生諸根鈍  著樂癡所盲
 順於生死流  不能返其源
 如斯之等類  云何而可度

[0036c03] 爾時如來作是念已。大梵天王。見於如來聖果已成。默然而住不轉法輪。心懷憂惱即自念言。世尊昔於無量億劫。為眾生故久在生死。捨國城妻子頭目髓腦。備受眾苦始於今者所願滿足。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云何默然而不說法。眾生長夜沈沒生死。我今當往請轉法輪。作是念已即發天宮。猶如壯士屈伸臂頃。至如來所頭面禮足。繞百千匝却住一面。胡跪合掌而白佛言。世尊往昔。為眾生故久住生死。捨身頭目以用布施。備受諸苦廣修德本。始於今者成無上道。云何默然而不說法。眾生長夜沒溺生死。墮無明暗出斯甚難。然有眾生過去世時。親近善友植諸德本。堪任聞法受於聖道。唯願世尊為斯等故。以大悲力轉妙法輪。釋提桓因乃至他化自在天。亦復如是勸請如來。為諸眾生轉大法輪。

[0036c20] 爾時世尊答大梵王及釋提桓因等言。我亦欲為一切眾生。轉於法輪。但所得法。微妙甚深難解難知。諸眾生等不能信受。生誹謗心墮於地獄。我今為此故默然耳。時梵天王等乃至三請。爾時如來。至滿七日默然受之。梵天王等知佛受請。頭面禮足各還所住。賢愚經云。佛在摩竭國善勝道場。初始得佛念諸眾生。迷網邪倒難可教化。若我住世於事無益。不如遷逝無餘涅槃。爾時梵天知佛所念。即從天下前詣佛所。頭面禮足長跪合掌。勸請世尊轉于法輪。佛答梵天。眾生之類塵垢所蔽。樂著世樂無有慧心。若我住世唐勞其功。如吾所念唯滅為快。爾時梵天復更傾側。而白佛言世尊今日。法海已滿法幢已立。潤濟開導今正是時。又諸眾生應可度者。亦甚眾多。云何世尊欲入涅槃。使此萌類永失覆護。世尊先昔無數劫時。恒為眾生采集法樂。乃至一偈以身妻子而用募求。云何不念便欲孤棄。過去久遠於閻浮提。作大國王號脩樓婆。領此世界八萬四千諸小國邑。六萬山川。八十億聚落。王有二萬夫人。一萬大臣。時妙色王德力無比。覆育民物豐樂無極。王心念曰。如我今者。唯以財寶資給一切。無有道教而安立之。此是我咎何其苦哉。今當推求堅實法財。普令得服。即時宣令閻浮提內。誰能有法與我說者。恣其所得不敢違逆。募出周遍無有應者。時王憂愁酸切懇惻。毘沙門王見其如是。欲往試之轉自變身。化作夜叉色貌青黑。眼赤如血狗牙上出。頭髮悉竪火從口出。來詣宮門口自宣言。誰欲聞法我當為說。王聞是語喜不自勝。躬自出迎前為作禮。敷施高座請令就坐。即集群僚前後圍繞。欲得聽聞。爾時夜叉。復告王曰學法事難。云何直爾欲得聞知。王叉手曰。一切所須不敢有逆。夜叉報曰。若以大王可愛妻子。與我食者乃可與法。爾時大王以所愛夫人及兒中勝者。供養夜叉。夜叉得已。於高座上眾會之中。取而食之。爾時諸王百官群臣。見王如是。啼哭懊惱宛轉在地。勸請大王令捨此事。王為法故心堅不迴。時夜叉鬼食妻子盡。為說一偈。

 一切行無常  生者皆有苦
 五陰空無相  無有我我所

[0037b05] 說是偈已王大歡喜。心無悔恨大如毛髮。即使盡寫遣使頒示。閻浮提內咸使誦習。世尊往昔為於眾生。不顧身命乃至如是。今者世尊。法海已滿法幢已立。法鼓已建法炬已照。潤益成立今正得時。云何欲捨一切眾生。入於涅槃而不說法。爾時梵王於如來前。合掌讚歎說於如來。先身求法為於眾生。凡有千首。世尊爾時受梵王請。即便往詣波羅柰國鹿野苑中轉于法輪。三寶因是乃現於世。時諸天人諸龍鬼神八部之眾。聞說是已莫不歡喜。

引自:
中華電子佛典學會CBETA《漢文大藏經》,標點符號分段照引
http://tripitaka.cbeta.org/T50n2040_001

參考:
莊春江《阿含經故事選》(本則故事取材自《中部第二六聖求經》、《中阿含第二0四羅摩經》,《雜阿含第三七九經》、《相應部第五六相應第一一經》,《增壹阿含第二四品第五經》。)
http://agama.buddhason.org/book/as/as003.htm

------

[1]《釋迦譜》
[2]《賢愚經》

Week 2

週四, 一月 16. 2020

test

Week 1: 你真的清楚你的覺察心嗎?

週四, 一月 16. 2020



Copy right & source: www.dothetest.co.uk

幼時行為 可預測未來! 追蹤一九七二年千位童-李四端的雲端世界 | Re: 短片:Roy Baumeister的意志力實驗

週日, 十一月 10. 2019



幼時行為 可預測未來! 追蹤一九七二年千位童-李四端的雲端世界 |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GEb7QsgedzE

短片:Roy Baumeister的意志力實驗

週三, 十月 23. 2019



Youtube頻道:Better Than Yesterday
影片簡介:
Do you like or enjoy my videos? Then consider buying me a coffee:
https://www.buymeacoffee.com/uQKkXCF6B

Willpower by Roy Baumeister (animated book summary) - How to Have More Self Control

You can get the book here:
EU: http://amzn.to/2lxIUJn
US: http://amzn.to/2loAN16

影片來源連結:
https://youtu.be/O0e6KA8iD0k


[hr]

一、自我控制(self-control;意志力 will power)與成就的關係?
Walter Mischell「棉花糖實驗」:延宕滿足(delay gratification)
假設:較高的自我控制可以導向較高的成就。
實驗:以兒童為實驗對象,分別給予以下兩個給予棉花糖的選項:
A: 馬上拿到少數的棉花糖。
B: 需等待一陣子,但是可以得到較多的棉花糖。
結果:等到成年之後,統計該受試者社會成就,發現能夠抵抗棉花糖誘惑願意等待的小孩,擁有較高成就。


二、自我耗損(ego deplation)。自我控制是否如同肌肉一樣,運用過後會疲乏?
Roy Baumeister「自我耗損」實驗:
假設:運用過意志力自我控制之後,會出現意志力缺乏的意志疲乏狀態
實驗:選擇兩組受試對象,控制以下變因,再令其解謎:
A: 一段長時間在美味點心(如巧克力、餅乾)前面但抵抗不吃
B: 一段長時間在美味點心(如巧克力、餅乾)前面,但要吃不吃隨心所欲
結果:A組在解謎表現上較早放棄,「意志肌肉疲乏」。

----------佛洛伊德:自我的一部分像個「能量儲藏池」


三、意志力可以如同肌肉一樣透過規律訓練加強嗎?
Mark Muraven,肌肉訓練時,運用肌肉使其疲乏後通過休息復原,再繼續運用,可以逐步使肌肉強壯。意志也是嗎?
實驗:受試者進行長達兩週之正式口語訓練(或者美姿美儀),模擬肌肉訓練方式增進自我對正式口語(或者儀態)的控制
結果:經過訓練者,在其他需要展現自我控制能力時有明顯進步。


四、意志與葡萄糖(能量)
Matt Galliot的「基督徒之懺悔星期二理論」:先滿足慾望緩解意志力的疲乏狀態之後,是否有助於意志力之強度?
實驗:給兩組受試者解謎(亂數中找尋數列規則),然而:
A: 解謎前先給予美味奶昔
B: 解謎前沒有給予美味奶昔
結果:A組堅持比較久,B組較早放棄解謎。
變形:將美味奶昔改為無糖全脂奶拌無糖鮮奶油,噁心的奶糊。
結果:A組仍然堅持比較久,B組較早放棄解謎。
>>>> 不是意志力之舒緩,而是能量補給(葡萄糖)造成掌控意志力大腦部組織有更充足的能量。
>>>> 其他實驗:血糖濃度較低的受試者自我控制度下降。


你支持Roy Baumeister的心智肌肉理論嗎?


[hr]

問題一:
實驗觀察到,腦中葡萄糖消耗量雖有變化,但變化幅度不大;且現今社會營養充足,很難有血糖耗盡的機會,更何況在前述許多實驗中許多受測者都是營養充足的大學生,仍然在意志力疲乏狀態下展現自我控制能力降低的現象。是否大腦真的會有耗盡意志力能量的情況嗎?

Baumeister回應:身體有自我調節營養儲存與運用的機制,因此應該可以主張:意志力是需要謹慎使用且會有耗盡之可能。至於單純主張自我耗盡等於大腦用光所有能量的主張是錯誤需要修正的。


問題二:
只要把意志力疲乏的人置於可以激發決心的環境,如位高權重之人受金錢與權力誘使時,或者有擔當的人在危機當中,即便已經意志力耗損、疲乏,仍然可以展現強大的意志力。

實驗:
史丹佛大學Veronika Job與Carol Dweck:只要提供一個人充足的動機,這個人就會持續堅持發揮自我控制的意志力。
>>> 自我耗盡的想法是幻覺,並不實在。

實驗:明尼蘇達大學Kathleen Vohs與佛羅里達州立大學Sarah Ainsworth:持續提供一個人充足的動機,且長時期地使這個人進行一連串嚴苛的活動,意志力耗損的情況會越來越嚴重,自我控制力也會越來越差。
>>> 動機、信念短期有效,但是長期來說會反噬。




書目:
Baumeister, Roy et al. "The Strength Model of Self Control" in Current Directions in Psychological Sciences, vol. 16, no. 6, pp. 351-255.

(頁數 1 共 152, 總共 2275 篇文章) » 下一頁